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姐妹的致命游戏

 茱莉和茉莉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两个人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自我奴役。


  两人的技术可以说是炉火纯青,而且凭借着精良的装备,两人可以在十分安全的情况下得到另类的快乐。


  可是有一天,姐妹两个却没想到,一向十分安全的游戏,竟然会出现自己不可控制的情况,幸亏这种情况没有对自己造成伤害,否则,姐妹两个一定会后悔自己有这种爱好的。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下午,普通到和每天一样,可是在两姐妹的眼中,这一天却是让人兴奋的。因为每一周的这一天都是两姐妹的欢乐时间,她们会在这一天尽情享受自己特殊的爱好带给自己强烈的快感。


  两姐妹都是那种符合欧洲人审美观念的大美女,丰乳肥臀,大大的眼睛,留着一头马尾辫。如果不笑的话,甚至没有办法分辨两人,只有笑起来才会有一丝差别。姐姐朱莉左边有一个小酒窝,而妹妹茉莉的酒窝则在右边。


  这天,两姐妹又要开始属于自己的欢乐时光了。两个人相视一笑,关上了自己的手机,并且把一切可以使自己挣脱奴役的道具都放到了储藏室的小铁箱里,当然,手机也在里面。然后把所有的门窗都锁上,拉上了窗帘。这样一来,虽然是下午,可是屋子里面已然开始显得有些昏暗了。


  两人迫不及待的开始互相抚慰,两张迷人的小嘴紧紧黏在一起,似乎再也不愿分开。慢慢的两人开始浑身燥热,便毫不犹豫的撕扯起对方的衣物,期望能够将对方先剥成小白羊。这是两姐妹的约定,因为每次都是上来就直接奴役,渐渐的就有些乏味了,所以两姐妹就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那就是游戏的时候两个人都扮演绑匪,同时也都扮演受害者,谁先把谁的衣物脱光,那么谁就是胜利者,可以把那位一丝不挂的小白羊当成自己的猎物,使劲折腾。这样的游戏情节,让姐妹两个有了一丝被绑架的快感。


  很快的,两人身上的衣物都不多了,朱莉还剩下三点式和一双白色的袜子,而茉莉则仅仅剩下了underwear ,这让朱莉很是得意,因为自己马上就要胜利了,可以好好的奴役一下自己这个娇艳动人的妹妹。


  姐妹两个在姐姐的卧室里,隔着床,嘻嘻哈哈的对峙着。过了几分钟,朱莉首先发难,直接从床上跨过去,准备将妹妹一举成擒,可是妹妹见到姐姐跨上了床,灵敏的一窜,直接从卧室里跑了出去。眼见到手的鸭子飞走了,姐姐当然不肯善罢甘休,匆匆追了出去,可是来到走廊却发现妹妹已经不见了踪影。


  朱莉知道,妹妹想要出奇招,争取把自己一举击败,于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想要找出妹妹躲藏的位置。「走廊上就这么几间屋子,我一间一间的找过去,看你能躲多久……」想到这儿,朱莉随手关上了自己刚刚出来的那道门,慢慢的向着下一间屋子摸过去,躲在门外面听了半天,可惜,隔音太好了,什么也听不见。朱莉遗憾的摇摇头。没办法,只好打开门搜索了。


  朱莉猛地打开了门,然后飞快的一退,躲避着自己想象中妹妹那「致命」的一击。可是,房间里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朱莉探头探脑的望向房间里,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唯一能藏人的地方也就是房间里的大衣柜了,不过妹妹怎么可能藏到一个死角呢?如果自己堵住衣柜,那妹妹不就没法逃了么?虽然这样想,朱莉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衣柜门,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衣服,朱莉自嘲地笑笑。


  「我就说嘛,那个丫头那么鬼,肯定不会轻易的让我找到吗……」说着,就要关上柜门,就在这时,朱莉突然发现黑漆漆的衣柜里,居然有一点点肉色。


  咦?不会吧,这丫头真的藏在这里?那我打开柜门的时候怎么不攻击我呢?


  有了这一发现,朱莉全神戒备,慢慢的伸出手,想要拨开衣服瞧个清楚,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朱莉快要看清那肉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之前,突然,自己的双腿被人抱住,然后猛地一拽。朱莉失去平衡,身体不可避免的向大衣柜摔去,然后就是「砰」的一声,朱莉的身子便栽进了衣服丛里。


  「被这丫头耍了……」这是朱莉的第一个念头,可是现在自己双腿被人抱住,身子栽进衣服垛里,一时没办法攻击后面偷袭的妹妹。就在朱莉努力挣扎想要反击妹妹的时候,茉莉可没闲着,快速的退下了姐姐的袜子和底裤,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姐姐的身体,一转身,把姐姐脸朝下压倒在地下,准备退去姐姐那最后一丝防御。


  朱莉岂会束手就擒?努力的挣扎,想要把妹妹压到身下,可是事与愿违,朱莉被茉莉骑着腰,没办法用力,挣扎了一会,最后的防御也被剥夺了。


  茉莉一看自己胜利了,从衣柜里抽出一条领带,就把朱莉的手捆在背后。这样,即使朱莉想要反抗,自己依然胜算很大。在确定朱莉的手被牢牢的绑紧之后,茉莉飞快的退去自己剩下的小可爱,房间里出现了两条白花花的肉虫子。


  「嘻嘻,姐,没想到吧,我藏到了对面的房间,看见你进来了,我就偷偷的跟进来,没想到你尽然傻乎乎的去检查大衣柜,那里我怎么会躲进去嘛,你的力气比我大,如果偷袭不成,那我岂不是羊入虎口?」「哎?那柜子里面那个肉色的东西是什么?」朱莉一听,察觉到有点不对。


  「什么肉色的东西?」


  「就在衣柜里啊,不信你看。」


  「告诉你哦,你可不要想刷什么花样。」


  「哎呀,手都被你绑住了,我还能怎样?」


  「不行,我要把你的腿也绑住才安心。」


  说着,茉莉去另外一个房间,拿来了很多绳子还有KB工具。准备捆绑姐姐。


  先是把姐姐的脚腕紧紧的绑住,然后松开了朱莉手上的领带,重新拿绳子绑了起来。而朱莉知道被制住的自己想要反击妹妹没有那么容易,虽然心里依然疑惑,可是被妹妹这么一捆绑,想要马上开始游戏的心里占了上风,又想到开始游戏前自己和妹妹检查过了整栋房子,没有异常,而且所有的出入口都已经锁死,就连窗户都锁死了,窗户上的防弹玻璃能够挡住狙击枪的子弹,所以没有钥匙不可能打开。想到这些,朱莉开始放心了。


  话说妹妹茉莉,在绑住了姐姐后,开始查看大衣柜,她可不想在游戏时出现什么意外状况。翻开了所有的衣服,茉莉看到了那个所谓肉色的真实面目。


  「姐姐啊,你就是被这个充气娃娃给骗了啊,哈哈,你还真是好骗呢。」妹妹说着,就把充气娃娃给拽了出来。


  「咦?是谁放在这里的呢?爸妈一般不在这边住的,可是看这个充气娃娃似乎是这两天才充的气,是谁呢?」「呵呵,可能是爸的东西吧,你也知道的,爸经常搞这种烂七八糟的东西的。」「可能是吧,算了,只要没有人就好。」原来两姐妹住的这栋房子是有佣人的,不过两姐妹为了游戏,把所有的佣人都赶回了家,命令他们两天之后再回来。


  又因为这栋房子大门是钢制造的,十分坚固,窗户也是防弹玻璃,一般人打不开,可以说,没有钥匙,就是拿炸弹炸这栋房子,也不一定能进到里面去,不过相对的,为了游戏时更加刺激,姐妹俩把房子里所有的通信设备也都切断了,没有特制的钥匙,别说上网打电话了,就是手机信号也会被这栋房子里的特殊装置给屏蔽掉。而且这栋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就是在里面搞爆破,传到外面的声音也不会超过20分贝,加上周围的噪声,想要让人发现,那是比登天还难。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开始吧,我心爱的姐姐,你让小妹我担心了这么半天,是不是应该补偿我一下啊?让我想想,应该怎么惩罚你这个坏姐姐呢?」虽然茉莉的笑容显得人畜无害,甚至可以说是天使的笑容,可是这个笑容在朱莉看来就像是恶魔的笑容,别人不知道,自己可是清楚的很,每次妹妹脸上出现这种笑容,自己都会遭殃,被妹妹玩的连小手指都没有力气动弹一下。


  「都已经这样了,就由着她吧,谁让自己和妹妹都喜欢这样的游戏呢?虽然有些害怕,不过妹妹的手段的确让人很是期待呢。」朱莉这样想到。


  「那么,亲爱的姐姐,我们开始喽!」说着,茉莉转身,拿出了一大包的绳子,足足有二三十条。


  「你要把我用绳子裹成木乃伊啊,拿那么多绳子,我是你姐姐哎,你就不知道心疼我一下?」「就是因为心疼姐姐你,所以我才拿了这么多的绳子啊,姐姐你不喜欢么?


  你不喜欢,那你伺候我好了,现在是我伺候你哎,你还唧唧歪歪那么多的废话,看来你是迫不及待了。「说着话,茉莉手上可没闲着,绳子一道道的缠上了朱莉的肌肤,先是用欧式绑法绑住了朱莉的手肘,然后又用一条绳子绑住了朱莉的双峰,使得本来就很大的两座小山像是要喷发的火山一样。


  朱莉似乎很享受这样的绑法,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着什么,茉莉看姐姐这么享受自然有些嫉妒,这个小恶魔又抄起了一根绳子,先是给姐姐穿了个绳衣,把那双峰又勒大了几分,接着,剩下的绳子穿过朱莉的下体,然后绕回朱莉的身后。


  朱莉看妹妹这样做,知道她是想要报复。「可是你却不知道这样子我很享受呢。」朱莉这样想着,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舒服还有不屑的目光。


  茉莉当做没看见姐姐的目光,微微一笑,手上的绳子做了一个套,套上了朱莉的脖子,然后又从前面顺下来,接上了双峰上的绳子。这下,朱莉可就惨了,因为背后的绳子不够长,所以想要双峰好受,那么下面的珍珠就要受难,想要下面好受,那么自己的山峰就要被拉扯,而且不管怎么样,自己脖子上的绳子,都会给自己的呼吸带来一定的困难。


  这下朱莉收起了轻视之心,知道妹妹开始要收拾自己了。茉莉看到姐姐望向自己的无奈的眼神,心情很愉悦,手下自然就更勤快了,这不,还没等朱莉开口求饶,一个红色的塞口球就把朱莉的话给堵了回去,这下朱莉只能「唔唔啊啊」的,想要说的话,谁也听不明白了。


  就在两姐妹玩得正高兴的时候,突然,茉莉身后的大衣柜悄无声息的打开了,因为茉莉是背对着大衣柜,所以毫不知情,可是朱莉却看到了,不禁惊慌起来,「唔唔啊啊」的想要提醒妹妹,奈何自己说的话谁也听不懂,只能用眼神提醒妹妹。


  茉莉看到姐姐惊恐的目光,还以为姐姐在逗自己呢,呵呵一笑,说:「老姐,别用这种糊弄小孩的把戏吓唬人了,要是没被堵嘴,你是不是还要说,『看你身后有鬼?』」说着还捏了捏姐姐的脸蛋。


  「呜呜呜……」朱莉一个劲的给妹妹使眼色,终于让妹妹起了疑惑之心,想要查看一下,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威胁了一下自己的姐姐,「哼,我就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可怕,要是你骗我,你知道结果的。」茉莉站起身形,朝身后望去。


  (2)


  茉莉站起身形,正准备转身,突然一只有力的手猛地搂住了自己,另一只手则捂上了自己的小嘴。


  「呜?」茉莉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不知所措,所以没有任何反应。就在这时,茉莉耳边响起了一个年轻的声音。「小姐,不要反抗,不然对你没有好处的,你知道,现在这个房子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绝对密室,我既然敢绑架你们,那么我就有万全的措施逃离这里,不要想反抗,不然我可不会保证会不会对你们两位小姐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这个声音一响起,茉莉就认出了,这是最近两个月才招进来的新管家,这个管家才20岁,和自己一般大,家人是看他十分有能力才破格招他进来的。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


  「查理,你想做什么?要知道,没有钥匙你是不可能走出这个房子的,还有,你就不怕我父亲的报复么?」虽然被查理捂住嘴,可是茉莉还是表达出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哈,钥匙,我已经拿到了,这下子变成你们没有钥匙就别想走出这栋房子了。至于你父亲的报复,对不起,我所有的身份都是假的,你父亲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能找到我,我要是害怕你父亲,也就不会来绑架你们了。」「你想干什么?」「就是想要你们两姐妹。」


  「你!」


  「好了,二小姐,你说的话太多了,现在你在我手里,你还是为你自己考虑一下吧,接下来照我说的做,不然,我手上这把刀子,可能会误伤了你还有你的姐姐。」「不要!好吧,你赢了。」


  「呵呵,那么就请二小姐你拿这个,堵住你自己那迷人的小嘴吧,接下来我不想受到任何打扰。」「你不会受到打扰的,你也知道这栋房子的防御,所以只要我不出声,你也就不必要堵住我的嘴了吧?」「我说过,照我说的做。」声音冷了下来。


  「好吧,好吧。」


  茉莉接过查理手上的东西一看,差点气晕了,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内裤,还是两条,而且看起来似乎都是穿过的。不过现在自己和姐姐的命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没办法,只能按他说的做吧。


  茉莉拿内裤堵上自己的嘴之后,发现并不是很多,毕竟自己的内裤是那种丝质材料的,茉莉还以为这样就完了,谁知到接下来才是开始。


  「二小姐,转过身来,让我帮你再堵严实一点,要那种完全封闭的呦!」说着,查理拿出了棉花,把茉莉牙齿间,舌头下都满满的塞满,就是不处理前面的部分,茉莉当然不会以为查理会好心的放过自己,她知道,接下来,等这些边边角角的地方都收拾完了,查理才会给自己迷人的小嘴判最后的死刑。


  果然,再把边边角角都处理好,再没有一丝缝隙,查理拿出了一条皮带,茉莉知道,这是堵嘴用的,便配合的努力张大自己的嘴,想要尽量使自己舒服些。


  可是事与愿违,这条皮带的后面还带着一颗塞口球。「这下惨了,想要尽量享受这被绑架的过程都不成了……」虽然自己和姐姐一直都期待着可以真的经历一次绑架,可是当梦想变成现实、命运已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姐妹两个开始有些绝望了,因为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命运。


  朱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没办法阻止,因为自己已经被妹妹剥夺了一切的放抗能力,虽然很想反抗,很想和妹妹一起打倒这个破坏自己游戏的人,可是自己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提收拾这该死的坏蛋了,只能无助的在地上使劲的扭动着身体,希望妹妹有哪里没捆紧,可以让自己挣脱,这样,自己就能帮助妹妹了,毕竟两个人的力量要比一个人的,虽然自己姐妹的对手是个男人,不过总还是有希望的。


  朱莉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被查理看在眼中,不过,他似乎没想阻止朱莉的挣扎,反倒用一种很是期待的眼光看着朱莉,似乎希望她扭动的幅度更大一些。


  朱莉挣扎了一会,发现自己的妹妹技术实在是高超,全身上下被捆绑的紧紧的,一点都挣扎不开。于是也就有些放弃了,狠狠地瞪着那个该死的查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查理已经死了一千一万回了。


  可是很快的,朱莉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查理看向自己的眼神越来越火热,充满了一种野兽的味道,当下,朱莉立即明白自己的处境极其不利,可是事到如今,自己姐妹二人落入查理的手中,只能尽量配合查理,免得查理伤害自己姐妹二人。再说,自己妹妹的高超技巧,也确实是自己失去了所有的挣脱的可能。想明白这些关系,朱莉立即不再挣扎,害怕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挑逗起查理的欲望,那可就糟糕了。


  见到朱莉不再挣扎了,查理也稍稍回神,想起还有一个美丽的可人儿等着自己来束缚,查理心里就一阵高兴。可是这高兴劲没维持多一会,查理就感觉有些不对,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茉莉已经趁着查理失神的这段时间,慢慢的挪到了房间的门口,正想着要逃出这个房间,同时,双手伸到脑后,正在解开口塞的皮带,可是皮带扣得太紧,一时解不开,急的茉莉「呜呜……」直叫,见到查理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要逃,马上顾不上解开口塞,夺路而逃。希望自己能拿到钥匙,早查理一步打开别墅的大门,只要逃出这栋房子,就能得救。


  可是事情真的能如茉莉想得那么美好么?答案当然是:不!虽然茉莉已经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来逃脱了,可是女孩子体能还是略逊于男孩子,刚跑到楼梯口,就被查理给拦腰抱住。查理贴着茉莉的耳朵,暧昧的说道:「小宝贝,你想去哪里?」茉莉的耳朵被查理说话时吹来的暖风弄得痒痒的,于是更加激烈的摇着脑袋,突然,毫无征兆的,茉莉的后脑猛地撞到了查理的鼻子。


  「疼!」这突如其来的事件,让查理放开了搂着茉莉的手,捂住自己的鼻子。


  茉莉一愣,随即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夺路逃走。飞快的跑到楼下放钥匙的屋子,然后赶紧把门锁上。


  「快,快,该死,这口塞怎么这么难解开啊?」茉莉一把门锁上,就赶紧开始解除自己小嘴的束缚。可是解了半天也解不开,又用手仔细摸了摸,才明白,原来皮带已经被上锁了。


  「该死!等我逃走了,一定要你好看。」茉莉心里恨恨的想着,在心里不停地咒骂着查理。


  「算了,赶紧找钥匙吧,找到钥匙,才能逃出房子啊。」于是茉莉开始找钥匙。平时姐妹俩藏钥匙的地方就在三个密码箱里,只是这钥匙到底在那个密码箱里,却是由仆人放置的。


  姐妹两要求仆人临走之前把钥匙放在这三个箱子之一里面,然后设定一个4位数的密码,这样姐妹俩即不会那么容易就拿到钥匙,也不会很麻烦。


  虽然茉莉心里焦急,可是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去一个个的试密码。茉莉这边焦急万分,查理却似乎很是悠闲,见到茉莉一头钻进一间屋子,并且锁上了门,查理不但不着急,反而轻松了起来。


  「呵呵,傻姑娘,你自己躲进屋子,然后把门锁起来就安全了么?我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么?」查理冲着茉莉躲藏的屋子笑了笑,然后晃着手里的一串钥匙,就回到刚才朱莉呆着的房间。


  刚回到屋子前面,查理就看到了让自己好笑的一个画面,朱莉正在像一条蚯蚓一样,努力的挪动出屋子。可是一抬头,却看到一双男士黑皮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朱莉绝望的躺在地上,似乎放弃了反抗。


  (3)


  查理看着地上似乎放弃了抵抗的朱莉,微微的冷笑,然后弯腰扛起地上的美女,走回美女刚刚才逃出来的房间,朱莉也不挣扎,就那么任由查理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揩油。


  回到屋里,查理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居然像扔一件随随便便的物品一样,就那么把朱莉给扔到床上。虽然床的柔软度和弹性都很好,可是朱莉还是一阵的头昏眼花,在调整好之后,双眼怒视着查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查理已经被杀死几百几千次了。


  可是查理似乎对美女的这种眼神,很是受用,笑眯眯的看着朱莉,朱莉知道,自己表现的越是害怕或者越是愤怒,都会让查理越有成就感,只有自己不做任何表示,才会让查理恼羞成怒。


  这么对视了一会儿,朱莉就放弃了,她知道,一会儿会有更加严厉的束缚等着自己,最好还是不要把查理惹毛了,不然自己会更加难受。


  查理见美女低下头去,知道美女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看起来想要顺从自己,好让自己可以手下留情。知道再待下去,美女也不会理自己了,于是查理说话了:


  「大小姐,下面我要带你和二小姐去一个天堂一般的地方,在那里,你和二小姐不用再怕自己的爱好会被别人发现,而且还可以时时刻刻的都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你说好不好啊?」朱莉听到这里,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似乎是害怕查理所说的一切。


  「可是在去之前,我还要给你和二小姐化化妆,不然你们虽然很高兴去那里,可是却要和我做游戏,假装反抗,这样我带你们去的路上会有很多的麻烦,所以,大小姐配合我,不然你会伤害到自己的。」「废话真多!」朱莉越来越觉得查理讨厌。可是自己没办法表示出来。


  「好啦,我们开始化妆,首先,二小姐给您带上的装备,我不放心,我要用我自己的装备。嗯,我们就先从嘴来好了。」说着话,查理动手,解开了朱莉口塞的皮带,朱莉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的下巴,默默地等着,查理对自己的处理。


  查理转身拿起一卷纱布,对朱莉说:「大小姐,请您张开嘴,把您的丁香小舌伸出来。」虽然不知道查理要做什么,可是朱莉还是决定按照查理说的去做,免得自己受苦。慢慢的,朱莉吐出了自己的丁香小舌,查理一阵失神,可是马上明白过来,进行自己下一步的工作。


  查理把纱布一圈圈绕在朱莉的舌头上,慢慢的,朱莉的舌头就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纱布柱,这下,舌头想要卷起来或者使劲顶东西变得不可能了。


  在处理好朱莉的舌头后,查理用一些丝质的小碎布片,填充满朱莉牙齿和舌头四周的空间,朱莉有点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啊?


  查理不去理会朱莉因为疑惑而皱起的眉头,回手拿起像是假牙的两个东西。


  这是什么?朱莉看的奇怪。


  马上,朱莉就明白了,因为查理把这两个类似假牙的东西戴在了朱莉的牙齿上。


  「呵呵,不明白了吧?这两个是牙套,和口环的一种作用类似,就是怕大小姐不小心伤到自己的舌头,那样就不美了。」查理待昨晚受理的工作之后,稍微的停了一下,解释了朱莉的疑惑,然后用手按住朱莉的头顶和下巴,使朱莉的牙齿向一起靠拢,在靠拢之后,朱莉发现,自己牙齿里面的嘴里,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甚至有点阻碍呼吸了,于是想要稍稍的张开一些嘴,使自己不用那么难受,可是朱莉怎么使劲,都分不开自己靠拢在一起的牙齿了,这使得朱莉又很疑惑。


  「呵呵,张不开嘴了是吧?因为牙套上面有固定装置,不仅和牙齿固定在了一起,而且两个牙套之间也有固定装置,这样,嘟嘴的效果会更好。」「天啊,这人绝对是个疯子一般的天才,不然怎么想到这种办法?」「别急,还没完呢。」查理又拿起开始堵嘴用的丝质的小碎布片,慢慢的填充着朱莉牙齿和嘴唇之间的空间,使得这个空间即填满了布片,又不庸鼓的时候,查理合拢了朱莉两片火红性感的嘴唇,然后一手合拢着那有人的双唇,另一手拿起一根棉签,沾上一点液体,像涂唇膏一样,涂抹在朱莉的双唇上。


  待查理涂完了「唇膏」,朱莉发现自己的双唇也已经分不开了。现在,自己的嘴,已经被严密的封闭了,想要呼出一点空气都不可能了。


  「这是一种人体胶水,对人体一点毒性都没有,可是可以很好的粘合人体的任意部位,没有特殊的融化剂,是不会减少一点点粘性的。」查理也不看朱莉,只是解释了一下,可是手里的工作没有停。他又拿出一卷胶带,扯下一截,贴在朱莉已经被重重封闭的小嘴上面。


  「这是防水胶带,待会我会用自粘绷带再封闭一下你的小嘴,呵呵,保证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说着,已经拿起了自粘绷带,薄薄的缠上了几圈。然后在自粘绷带的接口处,用乳胶密封了起来。


  朱莉感受着查理所做的一切,心越来越凉。「天啊,这人绝对是个疯子,只是堵嘴就这么严密,待会的束缚,我能不能受得了啊?」可是现在,朱莉已经毫无办法了。只能任由查理摆布了。终于,嘴部的封闭完成了。


  「接下来,我们来完成对于大小姐手部的保护,要知道,大小姐的手可是很柔嫩细腻的,不好好保护起来,万一擦伤了,可就不好办了。」说着,查理松开了朱莉上半身的绑绳,然后,把朱莉的一只手绑到床头上,开始对另外一只手进行封闭。


  查理拿起自粘绷带,先是两个手指两个手指的把朱莉的手指包裹起来,然后用乳胶封闭,再把四个手指一起缠绕,再用乳胶封闭一次,最后把大拇指也固定住,最后用乳胶封闭一次。这下朱莉别说动动手指了,就是整个手掌想要弯曲,都有困难了。可是没完,查理又拿出一个硬塑胶制作的手袋,把朱莉的手掌整个套了进去,这下,朱莉的手掌,彻底的无法动弹了,别说动弹了,就连用手指去感觉,都很困难了。


  处理好了朱莉的一只手,查理又把这只处理好的手绑到了床头,解开另外一只手,开始进行处理。


  朱莉心里着急,不知道妹妹跑到哪里去了,她能不能逃脱呢?正在瞎琢磨着,突然感觉自己双腿的束缚似乎正在除去,朱莉明白,查理将会重新捆绑自己的美腿。


  唉,早知道今日有此一劫,就不和妹妹如此的胡闹了,可是一次次玩的都很成功,让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游戏,也让自己放松了警惕。如果自己能都逃脱,不知道还会不会和妹妹继续这个危险的游戏,估计会继续吧,毕竟自己是那么喜欢这些。


  正在胡思乱想,却突然发现查理不见了?


  嗯?查理呢?哪里去了?这是逃跑的好机会,快走。


  想到就做,朱莉马上坐起来,翻身下床,准备去找妹妹会和,虽然自己被束缚了一些地方,可是身体还是自由的,和自己姐妹二人之力,未必跑不了。


  可是妹妹跑到那个房间了?朱莉管不了那么多,先跑再说。于是朱莉蹬蹬的朝着藏着钥匙的房间跑去。到了门口,一看房门居然关着,自己二人游戏的时候是不会关上这道门的。


  妹妹一定在里面。朱莉兴奋地想到,可是自己怎么开门呢?根本就没法抓住门把手啊,于是朱莉便奋力的拍门,希望妹妹知道是自己,能够开门让自己逃进去。


  茉莉在房间里,听到砰砰的拍门声,以为是查理去而复返,更加害怕,这时候茉莉已经试过了第一个密码箱,正在尝试第二个密码箱,可是听了听,并没有查理的说话声,却似乎有呜呜的声音。


  难道是姐姐?茉莉赶紧来到门边,自己倾听,的确是堵着嘴的呜呜声,真是姐姐,茉莉马上把门打来了。姐妹相见,自然是兴奋非凡,却苦于说不出话,只能相互抱着,互相呜呜的言说着自己想说的话。


  可是这时候,却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闯了进来。「哈哈,姐妹二人见面的场景,还真是感人呢,你们想说什么?不要总是呜呜的,呵呵,要不要我帮你们翻译一下啊?」姐妹二人吓了一跳,扭头看见查理手里拿了好多束缚用具。原来查理刚才是去自己藏束缚地方取用具,回到房间却发现朱莉竟然就那么跑掉了。


  呵呵,都这样了,还敢反抗我,这对姐妹还真是难缠啊。查理抬脚去找这对姐妹,听到砰砰的拍门声,就知道姐妹在放钥匙的房间,于是看着她们直到她们发出迷人的呜呜声。查理这才笑呵呵的打断她们,准备将两姐妹一举成擒。


  姐妹二人看到查理,立即转身逃进了房间,马上将门锁上,查理看到门关上,却是不急,既然两姐妹都在这里,那么就多拿点用具吧,反正她们又跑不了,转身,又去拿用具了。


  却说屋里的二女,锁上房门,又互相看了一眼,茉莉一看姐姐的手已经被封闭了,知道没法解开,于是准备除去姐姐堵嘴的东西,然而自己刚将手伸向姐姐的嘴部,却见朱莉一阵摇头,然后用封闭的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又摇了摇手。


  这……姐姐是怎么了?难道喜欢上了堵嘴的感觉?可是这也不是时候啊,自己二人怎么玩都成啊,这时候需要用嘴求救啊。


  于是茉莉又将手伸向朱莉的嘴,朱莉知道自己的妹妹不知道自己的嘴部已经被封闭,即使解开了胶带,也发不出声音,可是又没办法和妹妹说明,便任由妹妹解开胶带,等胶带解开了,妹妹也就知道了。


  等茉莉解开了胶带,却发现朱莉却还是不张开嘴,这是怎么了?朱莉用封闭住的双手分别抵住自己的上下嘴唇,努力想要分开自己的红唇。可是却是分不开。


  茉莉看到这样的情况,虽不明白姐姐的嘴唇怎么分不开,但是却不再关注姐姐的嘴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拿到钥匙赶紧逃出去,虽然会被人看到,但是自己却能说是自己被歹徒弄成这样的,这样也能保住自己姐妹的小秘密。


  于是茉莉又开始去对付密码箱了,现在已经顾不上怎么分开姐姐的嘴唇了。


  可是这一耽误,查理却已经把所有的用具都拿了过来,冷冷的笑了一声,查理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屋里的姐妹听到响声,都露出了惊恐的眼神,相视了一眼,马上做出了反应。


  不愧是双胞胎姐妹,虽然无法交流,但是一个眼神,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姐姐朱莉马上赶到房门,用身体顶住房门不让查理打开,而妹妹茉莉却又专心去对付密码箱。


  查理打开了锁,一推门,却被人用力的推了回来。查理知道是姐妹俩顶住了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住了门把手,使劲的撞向了房门。


  朱莉毕竟是个女孩子,身体素质怎么能和男孩子比?这一下,朱莉被撞开了。


  茉莉听到一声响,然后听到姐姐倒地的呻吟,回头一看,查理已经把门撞开了,顿时丧气的垂下了手,她想不明白,查理怎么会有房间的钥匙呢?


  查理笑嘻嘻的看着姐妹两人,把手里的一大堆东西放在地上,姐妹对视一眼,知道自己无法逃出被迫束缚的命运了,都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不过却尽量坐在一起,希望能够借此来鼓起自己的勇气。


  查理摇了摇头,说到:「两位小姐,我知道你们觉得有点害怕,希望能够呆在一起,可是这样的话,你们的脱缚机会也会增大,所以我必须要让你们在运输的途中分开,不过你们放心,一旦到达目的地,你们将再也不用担心分开了。」说着,查理弯腰拿起地上的东西,然后拉起妹妹,走出房门,把姐姐反锁在这个房间里。


  出了房间,找到一间卧室,查理把妹妹推了进去,然后命令妹妹躺在床上,抖开了手里拿的东西,竟是一件皮革拘束衣,不过是全身的。


  把拘束衣摊开放到床上,让妹妹坐在拘束衣拉开锁链的开口里面,然后让妹妹把两腿向拘束衣的腿部伸进去,妹妹伸手提起了腿部的部分才发现里面另有玄机。原来从外面看像是袋子一样的拘束衣,里面竟然是类似于连裤袜一样,是分开两腿的,可是当腿部伸进去之后,两条腿却又是并拢在一起的,这样既使自己的双腿无法互相接触,又让腿部并拢在一起无法分开。


  「这么看来,上半身的手臂也一样。」妹妹认命的穿上了拘束衣,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手臂的部分也是单独可以让自己的手臂伸进去,但是又由于外面的套子,让自己的手臂无法活动,甚至手指也只能在那个单独的小空间里蜷缩着,无法完全伸展,似乎这个拘束衣整体比自己小一圈。


  可是没办法,现在的自己没办法反抗啊。当妹妹躺好之后,查理拉上了拉链,这样没有别人的帮忙,妹妹算是无法从拘束衣里逃出来了,可是查理还不满意,又给妹妹戴上了眼罩,才阴笑着对妹妹说:「二小姐,你可别乱动啊,要是从床上掉下去,摔坏了哪里可就不好了,要是碰到脸破了相可就不漂亮了。」说完这些,查理走出了卧室,来到关着姐姐的房间。


  「大小姐,我们该开始准备运输了,已经耽误很长时间了。」姐姐听话的站立起来,看起来已经决定不再反抗了。


  「来,跟着我,我们准备走了。」


  说着话,带着姐姐七拐八绕,来到了姐妹两个的美术室,虽然姐妹俩不是美术专业的,可是从小接受各种礼仪训练,可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美术室音乐室也是必不可少的。


  来到美术室,查理从乱糟糟的雕像当中,取出了一个一人多高的箱子,打开来,姐姐看到一个人体模特。因为经常看小说,也看到一些绑架的情节,姐姐明白,自己可能会被关进这个人体模特里了。


  果然,查理拿开了人体模特的上半部分,里面是空的,而且布满了橡胶。


  从箱子里把下半部分拿出来放到地上,指了指,说到:「这就是大小姐你今天出门的服装。」姐姐无奈的摇了摇头,准备接受自己的最终拘束。


  这个模特是个美人鱼的雕像,外面是那种大理石一样的材质,里面充满了橡胶,双手贴着身体,腿部的鱼尾形有一段向后弯曲,整个形状就像是一个人跪在那里,只不过这个「人」长了一条鱼尾巴,查理示意姐姐躺倒在下半截的人鱼型罩子里面。


  姐姐心里叹了口气,认命的躺了进去,却发现,除了胸部略微大了一些,整个尺寸都比自己小一圈,惊恐的想到「天啊,如果盖上盖子,我将会一点都动不了了,我难道不会窒息么?」正在这么想着,却看见查理拿着耳塞正冲着自己微笑。「这家伙笑的这么阴险,一定没好事。」朱莉看着查理在别人看来阳光般的笑容,感觉这家伙可能又冒出了什么坏主意……果不其然,查理弯下腰,将手里的『耳塞』向朱莉的鼻子里塞去,朱莉一阵慌乱,想大声的告诉查理『耳塞』塞错地方了,可是却只能发出一连串的「呜呜呜」的声音。「天啊,你这家伙,这是耳塞,塞进我的鼻子里我还能呼吸么?你要杀死我么?」这就是朱莉现在想要表达给查理的想法。


  查理看着朱莉使劲的摇头,眼神充满了恐惧,知道朱莉理会错了自己的意思,于是拍拍女孩的头,笑着说:「大小姐你干什么这么惊慌啊?以为我要杀死你么?


  这么好看的大小姐,我怎么舍得杀死呢?我还想要跟你生活下去呢,别害怕,这个是鼻塞,只是让你不能再发出声音而已,不会对你的呼吸产生影响的。来,安安静静的让我塞进去,不然……我可不保证会不会现在就对你……」朱莉一听,才明白自己想错了,于是为了不受罪,于是安安静静的让查理给自己塞上鼻塞。查理见朱莉不再挣扎了,于是安心的将鼻塞塞入了朱莉的鼻子里。


  朱莉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什么东西塞了进来,然后鼻腔被扩大了,想打喷嚏,却怎么也打不出。想要靠鼻子哼气时的气流将鼻塞喷出,却发现鼻塞已经紧紧的卡住了,只能让自己哼出的气流快速通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要发出呜呜的声音,却只能是加快自己的呼吸罢了。


  朱莉黯然了,「这下子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我可怎么办啊,还想制造一点声音好告诉其他人我在雕像里,这下子,完了。不过……这雕像既然可以开合,那也就是有缝隙?到时候我可以排尿或者拉屎来告诉别人这雕像有问题。哈哈,我太聪明了。」想到这里,朱莉不禁眼睛一亮。


  查理注视着朱莉,发现刚塞上鼻塞的时候,朱莉一阵黯然,像是整个世界都离她远去了,可是马上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开始焕发光芒。查理明白,肯定是为了逃跑的事情,那么鼻子既然不能警报,还有什么地方能够提醒别人这个雕像有问题呢?呵呵,肯定是那里。查理微微一笑,又拿出了几个工具。


  「大小姐,别胡思乱想了,这个雕像合上之后一丝不漏,别说你排泄了,就是你的尿水淫水也排不出去,只会给你自己洗身子而已,更何况……」查理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我还准备了这个。」朱莉一看,「完了,又想到我前面去了,这下子,我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原来查理手中拿的,是一条贞操裤,只不过,这贞操裤里面还带有三个橡胶棒。


  「因为大小姐你还是处女,所以我不会让这该死的橡胶棒帮你开苞的,不过依然会塞上你的桃源秘境,保证你的淫水不会流出来,至于后面这个长的,塞入你的后庭,你连气体都排不出,更别提固体了,前面的塞入尿道,保证你一滴尿都排不出来,怎么样,我体贴吧?」查理笑道。


  朱莉感到无力,自己所有能够示警的方法都被剥夺了,只能等待自己最终的命运了。


  于是也就不再挣扎,像是行尸走肉般的,随意查理摆弄,查理也不在意,反正以后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来调教和改变这对姐妹花,那么也就不急于这一时,慢慢的她们会发生改变的。


  处理好了下体,查理锁上了暗锁,将一切紧紧的锁住,同时也将几个棒棒更深的插入了朱莉的下体。


  然后查理将朱莉的双腿并拢,在大脚趾上系上了一根棉线,将两只脚的大脚趾牢牢地绑在了一起,接着开始给朱莉穿上丝袜,当然,本该一只脚穿的丝袜,现在两只脚一起穿,不过丝袜的质量很好,居然没有撑破,而且还紧紧的包裹住了朱莉的两条美腿,就这样,一条一条的,朱莉的双腿被套上了足足有30条丝袜,这样一来,即使朱莉的大脚趾没被绑在一起,也不可能将两腿分开了。


  绑好了朱莉的美腿,查理将朱莉的双腿塞入了鱼尾向后弯曲的部分,这样,朱莉的小腿就没入了雕像的鱼尾之中,等到雕像一合上,就只能跪着等待运输了。


  然后松开了朱莉上半身的束缚,至于上半身,倒是没再进行束缚,因为没有必要了,雕像的两只手臂处,设置了单独的空间,可以将两条胳膊塞进去,只要合上盖子,就不能再动一点点了。


  而在脖子处,有一条皮带,将朱莉的脖子固定在它应该在的位置上,朱莉已经不能抬起头了,查理没有处理朱莉的眼睛和耳朵,不是因为没有必要,也不是查理善心大发,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查理是不会放过这两处可以严密封堵的地方的。


  处理好了一切,查理将雕像的上半部分搬过来,合上了。这样一个「美人鱼」雕像就完成了。只是谁也不会想到,这里面还藏着一个插翅难逃的美人。


  「大小姐,是不是在疑惑为什么我没有处理你的眼睛和耳朵?而且还特意在这两处地方开了口,让你可以看见听见?呵呵。这是因为我要让你看见你是怎么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这个雕像的眼睛是单向玻璃,你能看见外面,而从外面看上去,却是石头的,至于耳朵,我在底座上藏了一个接收器,而在里面安装了音响,所以如果关掉接收器,你就再也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了,不过,现在我还会打开。好让你听见外面寻找你的人们焦急的声音。让你不再那么着急。」「可恶,越是这样,我不是越着急?」朱莉恨恨的想着,可是已经无法表达,甚至连表情也不会让别人看见了。


  「好了,演出开始了。」查理说着,竖立起了装有朱莉的雕像,然后放在了一辆推车里面。


  「不过查理好像忘记了,这个时候别墅里面是没有人的,所以如果运我们出去,小区的保安一定会仔细检查的,不过能不能查出这个雕像有问题还是回事情啊,还有,刚才他说让我听见寻找我的人焦急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朱莉带着疑惑,被查理运到了一处地方。


  「这不是家里的游泳池么?对了,父亲说过,明天要开私人派对,所以会在游泳池的边上放一些装饰,而负责这件事情的就是查理,难道……」朱莉越想越觉得查理疯狂,既然就将自己姐妹俩藏在众目睽睽之下,然后等派对结束,光明正大的将自己运走。这是多么疯狂的计划啊,一旦有一点出现问题,都会失败。不过现在……好像不会失败了,因为自己的一切示警的能力都被剥夺了……将装有朱莉的雕像安放在泳池的一头,然后查理就消失了,过了很长时间,查理又将另外一个美人鱼雕像安放在了泳池的另一边。朱莉知道,那个雕像里,装着自己的妹妹。


  然后看到查理蹲下去,摆弄了一些什么东西,自己这边突然传来了查理的声音。「呵呵,两位小姐,你们应该都听见我的声音了吧,这样就不怕你们其中一人能听见自己身旁的人说什么,而另外一人听不见,只能瞎着急了,你们看,我对你们很公平吧?」查理说着话,还对自己挥了挥手。「可恶,听见又能怎么样?」朱莉如是想,想给查理一个白眼,但是却没有人能看见。


  天慢慢黑了,又慢慢的亮了,别墅里面开始有人出现了,先是佣人,然后自己的父母也回来了,紧接着参加派对的人们也都来了,准备开始派对的事情了。


  突然,一个姐妹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了进来。「查理,这就是你向朋友借的美人鱼雕像?真不错,很好看,而且似乎还不是一样的容貌,看起来像是隔岸相对的双胞胎一样,不错,你干的很好,不过你说二位小姐给你留信说要出门散心,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果朱莉在茉莉的角度就能看见,查理正陪着自己的父亲,在装有朱莉的雕像边喝着酒,谈论着事情。


  「二位小姐只是说自己出去散心,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而且还要我转告老爷不要担心,说她们会去一个很美好的地方。」「该死,爸爸,不要相信这个变态,他是个骗子,我们就在这里,爸爸,快救救我们啊,我们没有出去散心,这个变态要带我们去的地方也绝对不会美好。」这是朱莉和茉莉此时共同的心声。


  然而没有人听见她们的心声,甚至她们使劲晃动身体,也不会让雕像产生哪怕一丝一毫的晃动。


  没有人会怀疑这两个雕像里还藏着活人。


  「好吧,我知道了,随她们去吧,这么多年了,一直闹着要去旅游,这次就让她们玩得开心点好了,先不用派人去找了。」「是,老爷。」查理低着的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该死的老爸,每次我们偷偷出去,都会很快的被你抓回来,这次你怎么这么好心的让我们去我玩啊,你知不知道你的女儿不是去玩,而是被绑架了啊,快让人去找我们啊。」姐妹两个无奈了……派对开始了,看着自由自在的人们,姐妹两个使用了一切能想到的办法,可是人们只会称赞这两座雕像的美丽,却没有一个人能看出雕像的秘密。


  慢慢的,人散去了,别墅恢复了安静,查理组织人手,将两个雕像搬到了一辆拉家具的货箱车里。


  「两位小姐,我们的旅游开始了。」查理等下人们都散去之后,对着货箱里的两个美人说到,然后关上了货箱的门,带走了最后一丝光亮,也带走了姐妹两个逃走的希望。


  几天以后,姐妹两个的父亲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但是已经没有办法了,谁也不知道姐妹两个是在那里被绑架的,如果是在家里,那么姐妹两个是怎么被运走得,这一切的一切,都随着姐妹两个的消失,而变得扑朔迷离。


  而此时,查理的家中,正有两个形似姐妹两个的雕像,这次不是美人鱼的雕像了,而是真真正正的以姐妹两人的形象做出来的雕像,被放在地下室的两张铁床上,雕像被皮带紧紧的固定在了铁床上面。然而,从里面却发出了微弱的「呜呜」的声音。


  【完】

姐妹的致命游戏,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版權 2004-2020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4-2020 By 要看网-黄色小说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