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成人笑话

婢女服饰大总管

索菲娅是四婢之首,在府内地位崇高,连大总管古勒也不得不看她的脸色。


  对这个女人古勒一直就心存着一种敬畏,当年他的晋级主考官就是她,自已的屁股在她的皮鞭藤条下无数次血肉模糊,但此时想来,若没有当年她的严教,自已也没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这个外表冷艳绝伦的女人其实在床上是万分淫荡的,为她口交连脸也不用洗了,她是淫水的制造者,粉红色的肉洞不停的喷洒着骚腥味极重的淫液。


  此时,古勒似乎从她身上嗅到了淫骚味,她的底裤一定湿透了。


  丰盈修长的性感躯体在银色紧身软甲的包裹下显的玲珑有致,诱人暇想。


  索菲娅移臀半坐在床边,将上身俯下,贴近菲丝蒂正起伏的胸部,低低的道:“公爵大人,就在不久之前我听到了一个消息,您有兴趣吗?”


  “喔,啊,是什么消息,索菲娅。”菲丝蒂伸手揽住索菲娅的头,将她按在自已的丰乳上。


  索菲娅用舌尖卷了卷她的乳头,道:“您还记的去年那个在野外碰到的蠢贼吗?”


  “嗯,就是那个,哦,哦,那个准备打劫我们的蠢家伙吗?”菲丝蒂呻吟着回答。


  在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高大雄壮,一头金黄色长发的悍猛匪徒,他的相貌极其英伟,流露出男人的刚猛气势,说他蠢是因为他敢打劫朝庭,其实他诡诈的很,不然那次就抓住他了。


  对于这样一个外形有极大吸引力的男人,菲丝蒂很想看看他光着屁股的模样,甚至有一种把他绑在床上或树上肆意奸淫的冲动。


  他看上去象一头猛兽,头发和胡子乱糟糟一堆,充满了野性的诱惑。


  对于一个心中充满了变态淫想的女人来说,这种男人是她们口中的美食。


  “索菲娅,你这个该死的小骚货,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提起他?”菲丝蒂有些恼火的道。


  “因为我刚刚听到了他的消息,主人,我们曾经追捕了他半年,却一无所获,数次眼看要擒到他,都给他狡猾的逃掉了,主人你猜他现在在哪里?”索菲娅道。


  “肯定不在我们府上,他真的落网了吗?”菲丝蒂压下好奇心道。


  “昨天夜里他进宫意图不轨,结果误落机关之中,失手遭擒了,紫金凤卫统领凤茜刚刚派人给我们传的讯。”


  “难道他还活着?没被处决吗?”菲丝蒂突然坐了起来,伸脚蹬开了俯在腿间的银侍。


  大总管古勒忙一摆手,四个银侍无声无息的退出了床帷,俯首跪地候命。


  “凤茜姐姐曾是主人的心腹近婢,她参与过追捕那个蠢贼的行动,故此认出了他,更清楚主人你对他的兴趣,所以冒死向女皇进言,说这个人曾是偷过我们公爵府重要宝贝的大贼,希望女皇给公爵大人一个审问他的机会。”


  菲丝蒂不由露出笑颜,半年前把这个武术超卓的近卫送给女皇看来是完全正确的选择,她果然忠心耿耿,“太好了,明早我就进宫去。”


  第一卷欲望之都第三章女皇


  欲望宫是皇亲贵族们的领地,受封伯爵职位以上的帝国官员才有资格住入这欲望尽情释发的淫靡之地。没有爵位即便是帝国的一品大员也不能住进这里来。


  欲望宫南北纵深十八里,东西宽约二十里,皇宫在最北端,背倚天险望月峰。


  它三面都是陡峭的绝壁,只有南面有一条路可通峰顶,很遗憾的是这里成了皇家的后花园,通往山上的路全被皇宫圈了进来。


  皇宫的后门是一道专门连接望月峰的通道所在,左右两道高十丈厚五丈的城墙燕翅般展开,一直延伸到望月峰的山脚下,全长有一里多。正是这两道城墙将望月峰与世隔绝,成了禁地。


  当然为修筑这两道城墙历时十多年,雇用民工几十万,耗资巨亿。


  左右墙壁的中段各有一个宽约三丈的城门,城门外是军事训练场,各驻一营,称为左右望月营,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保护这两道城门,各营有战士三千人。


  持女皇手谕来望月宫进见的官员一般都走这两道城门,而不是走后宫那道门。


  进峰口峭壁林立,最窄处只有十多丈宽,越过半里长的峡谷就是望月谷地。


  这里建筑着金碧辉煌的望月宫。这是传说中的销魂窟,历代帝王的藏娇之所,如今阴阳互易,成了卡琳一世的面首集结所在。


  这里另一个名称在大臣们之间流传着,它叫天体宫,任何进见者在前殿都要脱的一丝不挂。


  最令大臣们难堪的是面对艳绝尘寰的女皇时老是挺着阳具,所以没有重大事件,他们一般不来打扰女皇,但若被女皇宠召那就避无可避了。


  望月宫当差的除了内侍之外就是紫金凤卫,三百六十名凤卫是女皇的保护神。


  她们分为六个卫队,分别为:紫、赤、青、兰、白、黑。每队六十人,设卫长一名,队长三名。


  望月宫有一温泉池,经数年改造修成了望月池,池外的望月亭就在池边建起,万紫千红的花丛将池和亭围在中央,整个设计给人一种意动神舒的感觉。


  这里也有让人心惊胆寒的所在,那就是‘刑殿’。可以说它是帝王们的私刑宫,曾在这里被暴虐而死的美女不知凡几,如今却是面首们心惊胆凉的地狱。


  刑殿拥有男女刑使七十二人,都是帝国精选调教出来的刑罚高手。男刑使都是内侍中选出来的,他们专门受训三年以上。对人体的了解极为精道。


  ………………


  望月亭中的软榻上,身披透明轻纱的卡琳一世正闭目假寢。


  能有今天手握天下的显赫特权,她付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代价,但她还是挺过来了,她温柔善良的本性早就被德鲁亚七世淫暴的行为彻底改变了。


  他极端变态的淫行对卡琳耶娜的一生影响深远,妇女的贞德只是给了那些淫恶人们更多蹂躙它的借口,他们喜欢看到贞女脸上的淫笑,他们喜欢听到贞妇嘴里的浪吟。


  在一次皇族内部的盛宴上,德鲁亚七世将皇后卡琳耶娜剥的精光,在族人面前眩耀她的美丽和淫荡,在上百族人们兴趣盎然的目光中卡琳耶娜的纯贞和庄严被蹂躙的支离破碎。


  但就在那种情况下,突遭剌激的她感到耻骨部的阴核在震颤,肉沟里淫水在肆溢。一瞬间她发现自已纯洁贞德的外表下掩藏着淫荡绝伦的本性。


  德鲁亚七世堪称是变态的鼻祖,他的一切变态行为得到了族人们的高度评价,那些亲族们以效仿七世的变态行为引以为荣,从此欲望之都淫风漫天。


  雪白无暇的胴体被七世摆上了餐桌,他抓起大把的甜糕往卡琳耶娜的阴部里塞。并叫他的亲王叔叔们、兄弟们用嘴去品尝,于是,淫都盛行的蜜糕成了主人赏给有功之臣的最高恩赐。


  他赤裸下体爬上餐桌,挺着硕大坚硬的阳具剌入卡琳耶娜满是甜糕的肉穴中。


  在此后的淫宴上他让在场所有的贵夫人和小姐们舔食他阳具上的蜜糕。


  在他的治下没有他玩不到的女人,亲族中十四岁以上的女人都被他糟蹋了。


  如今这个可恶的男人离开了人世,所有的一切都随风而去了。


  淫乱的亲族也在卡琳耶娜的屠刀下消亡殆尽,即便有幸存者也吓的改名换姓远走他乡了。


  凤茜的声音将卡琳一世从回忆中唤醒。


  “陛下,菲丝蒂公爵已经来了,是否要召见她?”


  卡琳一世微微点头,随后她将身子坐起来,开启的明眸中闪动着睥睨一切的光芒。


  望月亭外有二十几名紫金凤卫在来回巡视,冰丝紫金甲将她们包裹的象涂了一层金漆的赤裸美人儿,绝美如花的玉颜上流露出冰寒的冷厉神色。


  散落在四周的那些内侍们几乎不敢正视这些女战士,他们见过她们的手段,杀人如屠猪。


  跪在女皇脚下的是内侍府的大总管尼特,他不到三十岁,英俊异常,早在卡琳一世当皇后时他就侍候她了,他堪称卡琳一世肚里的蛔虫,对女主人的想法了如指掌,他拥有精明的头脑,纯熟的淫技,最叫人惊异的是他胯下的阳具,虽然他是个阉人,但他的阳具惊世骇俗,正常人勃挺时也及不上他疲软时的状态。


  德鲁亚七世曾给他起了个小名叫六寸,他根本不需要勃起,只要有些润滑就能完成对女阴的插入,换一个稍有嫉妒心的人也会将他的阳具切除,而德鲁亚不同常人,在皇后二十岁生日的那天,他将这个世所罕见的阉人人她做生日礼物,并在当夜亲眼目睹了他插入卡琳耶娜的全程,那软绵绵的肉虫虫给了卡琳耶娜完全不同的全新感觉。


  “六寸,你昨天去看过那个进宫行剌的贼了?”卡琳柔柔瞅了他一眼道。


  尼特迎着她的湛蓝的眸光,点头道:“是的陛下,他象一头雄狮般悍猛,要不是坠入机关,凤茜侍卫长也没有擒住他的把握。”


  “帝国象雄狮一般的猛男多的是,这不足为奇,我只是很奇怪菲丝蒂为什么会和他有恩怨,这事我从来没听她说起过。”卡琳一世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凤茜侍卫长曾是菲丝蒂公爵的心腹侍婢,从她的表情上看的出来,这个人也许和菲丝蒂有些特殊的关糸,请宽恕奴才的直言,这个剌客确实与众不同,他既有雄狮的悍猛,又隐藏着绅士般的风度,虽然他给锁在牢里,但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惧意,他总是给人一种强大的自信,奴才和他进行了一番交流,发现他见识超越常人,头脑灵敏慧捷。”


  听着尼特的转叙,卡琳耶娜为之动容,她非常清楚尼特的个性,别看他在自已面前柔顺乖巧的象只小猫,其实这个落魄贵族的后裔本性高傲,骨子里还存留着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气。


  但是尼特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颗平常心,他从不嫉妒比自已强的人,甚至他把强人看做是自已要超越的目标,所以他在不断的进步中,他的心性坚韧无比。


  能被尼特如此夸赞的人极为少有,他的眼光非常独道,这一点卡琳一世知之甚详。


  “他进宫的目地真的是要剌杀我吗?”卡琳一世心里有了一个决定,她要进一步确认。


  “从机关里把他抓获之后并没有发现他身上有任何武器,奴才以为他是个盗贼。”


  “真是有趣,原来如此,那么你认为应该处决他吗?”


  “陛下,奴才发现这是一个人才,若能收为已用,将来必有无法想象的利端。”


  “尼特,幸好我非常的了解你,不然我还以为你在替他求情。”


  “陛下圣明,奴才的心只向着陛下,绝无一丝一毫的私心俗念。”


  “收归已用是不可能了,你不见菲丝蒂来和我要人了吗?”


  “陛下,菲丝蒂公爵无非是替陛下先保管一段时间,如果陛下真的要用他,一纸手谕就可将他调来听差,只是不知他和菲丝蒂公爵到底是何关糸。”


  “这些已以不重要了,菲丝蒂能有今天的权势不光是我的栽培,她自已也拥这份实力,如果这个人真象凤茜所说的那样,那么可以肯定的说菲丝蒂是对他产生了兴趣。”


  “陛下,知道我们的刑使总长克伯娅夫人怎么赞赏他的吗?”


  “克伯娅的所长是对男性肉体的深刻认识和了解,能被她赞赏说明这个人拥有惊人的天赋。”


  尼特对卡琳一世的才思敏锐从不置疑,点头道:“是的,陛下,克伯娅的原话是‘天啊,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完美的阳具,它具有惊人的弹性,象一条魔术棒,龟头硕大无比,它的尿道能插入我的小手指’。”


  “哦,六寸,这么说来他要强过你了,七寸还是八寸?”卡琳耶娜突然笑道。


  尼特脸上出现了古怪的表情,想了想道:“陛下,我见到他的时候,以为他是我的兄弟,虽然它疲软着,但并不我的逊色,甚至比我的更粗,在肉棍的表面浮起一条条青筋,看上去有血有肉,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我猜它挺起时一定非常可怕,但这景象我并未见到。”


  “尼特,如果我要强留下这个盗贼,你说我们的菲丝蒂公爵会是一种什么表情?”


  “陛下是帝国至高无上的神,无论她有多大的不满,也只能忍受了。”


  “这一点我并不怀疑,但为一个男人破坏我和菲丝蒂公爵之间的关糸我认为不值,好了,以后不要再提他了。”卡琳一世的绝世容颜上流露出神圣的庄严色彩。


  “陛下,奴才认为以审问的借口再留他一两天不是问题,菲丝蒂公爵也不会有异意的。”尼特非常了解卡琳一世的性情,她越是表现的绝决越是心里产生了兴趣。


  “六寸,如果你不想我打烂你的屁股,就闭嘴吧。”卡琳一世突然感到一阵心烦意乱。


  尼特心惊不已,女皇的表情是这些年他从未见过的,看来今天自已的话说多了。


  就在这时,凤茜领着菲丝蒂公爵从远处走来。


  第一卷欲望之都第四章公爵


  八条巨柱撑起的阔大刑殿布满了各类变态的刑具,刑架上或吊或捆着七八个犯人,都是面貌英俊的伟男,做为女皇面首,可能这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克伯娅在大殿中正接待着菲丝蒂公爵府上的侍婢索菲娅,她们之间已经很熟了。


  索菲娅奉命提走那个盗贼,就在前不久公爵和女皇的一次会晤中决定了盗贼杰顿的命运。


  “索菲娅,这是个非常棒的家伙,如果你们能把他调教成忠实的奴隶,那就完美无缺了。”


  “克伯娅总长,当奴隶是便宜了他,他伦理了我们公爵最重要的传家之宝,能不能保的住小命还是个未知数呢,不过你说的一点不假,他还真是个绝佳的肉奴隶。”


  索菲娅再一次看到了年余没见面的那个蠢贼,他的头发胡子很长,但下边却没有一丝阴毛,真是个奇迹。


  被固定在大字形刑架上的杰顿挂着一脸满不在乎的笑容望着索菲娅。


  “嗨,美女,我们又见面了,哦,我的天啊,你变的比以前更美丽了。”


  听到杰顿的说话,索菲娅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早在一年前就领教过他的风格了。


  “是吗?勇敢的杰顿骑士,你怎么会蠢到自投罗网的地步呢?”索菲娅不无嘲讽的道。


  这个男人比以前更具魅力了,雄壮如狮的体魄,英俊硬朗的面孔,灵动有神的眼眸,雪白剌眼的牙齿,胯下硕大无朋的阳具正在充血勃起。


  “我正在勃起,美人儿,它的表现正是赞扬你美丽的了证明,哦,你是我心中的女神。”


  “杰顿先生,你在讨好我吗?”索菲娅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在他身左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他的身体,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赞赏,她伸手在他的身后拍了拍他健壮如丘的屁股又道:“亲爱的蠢贼,知道我们公爵有多恨你吗?哦,你的屁股真是太性感了,我们为你准备鞭子、藤条、木拍、皮板、你会怎么选择呢?”


  杰顿脸上的笑容一凝,但很快让它继续扩现,道:“索菲娅姐姐,你不要吓唬我,我要是阳萎了可是你的损失啊,我相信公爵大人会听我的解释的。”


  “哦,这么粗壮的东西,即便它无法勃起也可以满足我的需要,但我必须提醒你,花言巧语可能会使你的成为一名优秀的内侍。”索菲娅在他屁股上狠狠掐了一把,结束了谈话。


  内侍是要被割掉蛋蛋的,杰顿乖巧的闭上了嘴,不再言语。


  “你们好象在调情,索菲娅,哦,他真是个有性格的男人,如果出生在贵族他一定能迷倒所有的女人。”克伯娅妖艳的瞅着杰顿,眼眸中透出灼灼欲火。


  就在昨天半夜她强奸了这个男人,他的肉棒太出色了,她让它插遍了他身上所有能插的洞。


  已经三十一岁的克伯娅仍艳美如花,她曾是宫中的侍女,有一段时极受德鲁亚七世的宠爱,她本身具有天生的淫虐本性,德鲁亚不少虐暴手段都是她教的,所以她被赐封为秘窟刑殿的总长,她的双手沾满了血腥,但真正死在她手上的人几乎没有,她让他们活着,却比死了更痛苦,知道她底细的人称她为欲望之都的女魔。


  索菲娅笑了笑,走到克伯娅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克伯娅总长,如果他真的成为我们公爵府的奴隶,我会把他弄来给你玩几天的。”


  “哦,索菲娅,我们从来都是最好的姐妹,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吩咐。”


  “是的,克伯娅姐姐,我们是很合的来的姐妹,你的许多技巧我们都梦想着学会,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公爵大人准备在帝国成立特种刑宫,这一提议已经呈递了议会,你如果有兴趣成为刑宫的一员,公爵一定会委以重任,不过如何离开这里就是你自已的事了。”


  克伯娅脸上闪过渴望的神情,道:“索菲娅谢谢你的消息,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在这里给我实验的人体实在太少了,面对大众的刑宫才是我的理想归宿。”


  “好啦克伯娅总长,叫人把杰顿送进囚笼,我要走了。”


  “好的,索菲娅,让我们吻别吧。”两个女人的嘴唇很快贴在了一起。


  ……………………。


  囚笼是一种押送犯人的小铁笼,外面罩上黑色厚布,然后放到马车上,就这样杰顿来到了菲丝蒂公爵府中。


  揭起黑布时,剌眼的眼光让杰顿一时间睁不开双眼,适应了一会他才睁开眼。


  这是一处宽宏的院落,到处有几乎光着身子的内侍在走动,银甲裹着丰满躯体的女战士们将杰顿提出了牢笼。


  等待在牢笼旁的是一架奇怪的刑架,它的底部有四个小轮,底板上前缘部分是一道竖起的两尺宽的铁板,在铁板上有三个洞,中间的是大洞,两边一面一个小洞。


  挟着铁板的是两条滑道,可以任意调节铁板的高低度,这是一种很常见的锁犯人的刑架,但是它一般是固定的,不象这个是装了轮子可任何拉走的。


  杰顿为自已落入一群变态女人的手中而感到悲衰。菲丝蒂中帝国中极有名气的人物,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说中她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


  女战士们对一丝不挂的杰顿没有多大的反应,但他硕大的阳具仍让她们感到一丝新奇。


  她们并没有因此停下手中的活儿,在杰顿的挣扎下,他还是给按在了移动刑架的底板上。


  八个女战士的力量趣出了他想象的强大,他不得不屈服在她们柔美的玉手之下。


  跪在底板上的双腿给大大的分开,膝弯处给扣进了底板上的铁梏中,象这样的铁梏不多,只有四个,分别用来固定犯人的膝弯部位的脚腕。


  横在前缘的铁板是由上下两个部分组成的,它就是个铁枷,杰顿的脖子双手腕给按在了下半部分的三个半圆里,然后上半部分降下,使铁板合二为一,圆洞的尺寸相当精准,正好将他的脖子和双手腕束死,不会太紧也不会太松,然后是一条锁链将他的脖子双手再锁在一起,这使他想把手从洞里抽出去的可能性断绝了,头是永远不可能从这个洞里退出去的。


  当铁板下滑到最底部时,杰顿意识到自已摆出了一个极其不雅的姿式。


  只有女人在挨操的时候才会摆出这种诱人的姿式。最可恨的是这块铁板不仅可以上下活动,它还能前后调节。女战士们在把它降至底部时,开始后移它。


  这就使的我们的杰顿先生胸腹接近腿面,而屁股则更加向上突翘起来。


  直到杰顿发出叫声,她们才停止后移铁枷,因定好之后,一个女战士拍了拍杰顿的臀丘,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下一个环节是控制他臀部左右摆动的固定,一个宽约两指的铁扣被一个女战士调节好尺码套在了杰顿的阳具根部,连同他的蛋蛋一起束住,然后一边调节活扣,一边用手捋套他的阳具,随着阳具的勃起,铁扣也越收越紧。


  她认为差不多时,阳具早涨的铁硬了,他的长度三把手轮握之后仍露出个半龟头。


  铁扣后缘的小环上和一条链锁相接,然处链条糸在底板后边缘上的一个铁环里,女战士稍加用力就崩紧了链条,杰顿忍不住惨叫一声,但女战士似未听见一样,就那样固定了链条。


  一会工夫,小刑车给拉进了富丽堂皇的内府大殿。


  刚刚换过衣物的菲丝蒂此时正高高坐在上首的位置里,一双雪白秀洁的美丽脚丫子凌空晃荡着,她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刑车上的杰顿。


  四大侍婢侍立左右,八名银甲战士在殿门边列成两排。


  大总管古勒跪在她脚下左侧小心侍候着,八名内侍一字排开,跪在左侧下首,垂头俯身。


  杰顿的头仰着,想不仰也行,下巴给铁板卡着,低不下去,他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到了闻名帝国的菲丝蒂公爵。


  虽然这是个年过三十的女人,但在她脸上找不到岁月逝去的痕迹。


  明眸晧齿,粉面雪白,她的美艳无与伦比的,就象天上的星辰一样夺目璀灿,一股让人心悸的气势由她身上散发出来,自已的生命就操纵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任何人一担掌握了权势,他们都将变的高高在上,甚至漠视一切生灵。


  对帝国这些上位者的变态心里杰顿有着深刻的理解,在他们眼中,任何的逆反因素都可能激起他们的杀机,顺从是一唯的选择。


  “尊贵的公爵大人,杰顿是帝国的合法公民,不知如何触犯了大人,这样对待小民,有违帝国的宪法,小民肯请大人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杰顿开口朝菲丝蒂发话。


  “大胆,公爵大人还未问你,哪轮的你先说话?来人,先让他懂的公爵府的规矩。”索菲娅娇滴滴的声音现在听来却让人心惊胆颤。


  话音刚落,门外就走进了两个手持皮板子的女战士。


  她们一言不发,分立刑车左右,扬起手挥动长约两尺多的宽厚皮板朝杰顿的屁股抽下去。


  ‘噼哩啪啦’一顿狠抽,杰顿不由衰号起来,他可不想充英雄,这些变态的女人不就是想听自已的惨叫声吗,自已叫给她们听好了,不过确实够疼的。


  “大人,小民不懂规矩,饶了我这次吧。”杰顿泪水鼻涕都下来了。


  菲丝蒂轻轻的摆了一下手,调教他的日子还长着呢,不在这一会,在两个女战士退开后她道:“可爱的盗贼先生,一年前你准备打劫我,难道这不是冒犯我吗?”


  “大人,小民只是路过,不是打劫,当时觉的大人美赛天仙,只是找个借口和大人搭搭茬。”


  “哦,是吗?”菲丝蒂起身步下座台,绕着杰顿身周转了两圈。


  果然是个极品奴隶面首,别的不说,就他那条独一无二的硕伟肉棒足以让任何女人心动了。


  “这么说你当时是准备调戏我了?”菲丝蒂缓缓在移近他的身后,伸手抚着他给抽的赤红的屁股上,嗯,肌肉非常的坚实,难怪板子抽上去发出的声音不同。


  “大人冤枉小民了,我只是想借机表现一下自已的实力,然后投靠大人,这样才能受到大人的重用,尊贵的公爵大人,请你相信小民,上帝可以为我作证。”


  “你的不诚实为你的屁股赢得了五十大板,恭喜你,我亲爱的杰顿骗子。”


  菲丝蒂往后退了两步,从一个女战士的手里接过了皮板。


  “大人,你听我解释,大人,啊,,啊。”菲丝蒂挥着板子回答他的说话。


  大厅中充斥着杰顿的惨叫声,皮板撞肉声和菲丝蒂的冷笑声。


  几十大板之后,杰顿求饶的力气也没了,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前滚落。


  菲丝蒂舒了一口气,在抽打期间她一直盯着杰顿双腿间的肉棒,在震颤中肉棒的颜色在不断的加深,勒的有些太紧了,这样下去大肉棒会变成废物的。


  “索菲娅。”菲丝蒂抬头朝她喊了一声。


  索菲娅快步走过来,“大人,请吩咐。”


  “这么出众的东西,我可不想在没享用之前就让它废了。”说话将板子交给索菲娅扭身走向座台,索菲娅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朝一个女战士摆了摆手,又指了指杰顿的腿中间。


  那个女战士心领神会,上前将杰顿阳具上的束扣解了下来。


  “想成为我的奴隶吗?亲爱的杰顿盗贼,可是我怕你偷走我的东西,你说怎么办?”


  望着重新落入座位中的菲丝蒂,杰顿咧着嘴道:“大,大人,请相信你面前这个诚实的人,小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真心的。”


  “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和我耍滑头,不过我乐意奉陪,索菲娅、罗兰、黛米、朱丽安你们四个从今天起轮着给我调教他,让他知道当奴隶要学会些什么。”


  四婢同时跪地接令。


  【完】

上一篇:姐妹的致命游戏

下一篇:美少女就医纪
婢女服饰大总管,激情小说,黄色小说,言情小说,伦理小说,手机成人小说,成人性爱小说

版權 2004-2020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4-2020 By 淫色淫色-黄色小说频道